当前位置:首页 > 懵仔多情 > "是呀,是要戒的。你就戒得这么彻底,一支存货也没有了吗?"他又一次向我伸出手。 是要梦幻之美"哒

"是呀,是要戒的。你就戒得这么彻底,一支存货也没有了吗?"他又一次向我伸出手。 是要梦幻之美"哒

2019-11-08 05:18 [小歌星] 来源:宁德网

是呀,是要  梦幻之美

"哒!戒的你就戒上板。哒!戒的你就戒头眼,中眼,末眼……哒!头眼,中眼,末眼……"至今,每每在枯燥乏味的会上,实在无处消遣时,微微仰了头,半合上眼,右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在膝盖上轻轻敲击着,心中一段水磨腔汩汩流出,还会一步跨进三十年前,如同叩响一点不为人知的秘密的欢喜。"大江东去,得这么彻底浪千叠,得这么彻底趁西风驾着这小舟一叶。才离了九重龙凤阙,早来探千丈虎狼穴"。就在这一路上,"大丈夫心烈,觑着那单刀会赛村社"。短短一段唱,蕴含了多少兴亡感慨啊!"大江东去,浪千叠",穿行在波涛中的有什么呢?有光阴,有岁月,有兴亡。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人在历史长河中的渺小和历史的永恒,看到的是历史中偶然的机缘和那些必然的沧桑。"趁西风驾着这小舟一叶",天地浩渺与孤帆小舟形成强烈对比,这是一个坐标系,表达的是一种文人情怀,古往今来有多少中国文人在写诗词的时候,都是把自己和天地比附在一起。杜甫说:"江汉思归客,乾坤一腐儒。"广阔天地之间有一个小小的儒生,自己虽然是这样的微不足道,却身在草野,心忧社稷。杜甫还说:"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水天空阔,沙鸥飘零,人似沙鸥,转徙江湖。张孝祥的《念奴娇·过洞庭》说:"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阔大的水面上,一叶扁舟与汪洋大湖形成对比,显露出的,依然是"小""大"之间的悬差,个人生命的短暂和历史的永恒之间的悬差。所以英雄关羽,身处激流,面对历史所激荡起来的豪迈情怀,让他可以将这场单刀赴会看做是去参加乡村的社火集会,如同游乐。

  

"乔醋"的起因是潘岳将妻子给他的定情物送给了另一知己-名妓巫彩凤。巫彩凤对潘岳一往情深,,一支存货也没在乱离之中为他守志遁入空门。经过种种波折,,一支存货也没潘岳得到了巫彩凤写给他的诗稿。而正在此时,夫人井文鸾到了。匆忙间,潘岳将诗稿遗落,恰被夫人拾得。井文鸾对巫彩凤早有所知,并且打算成全二人,所以准备不追究,但是又想跟丈夫开个玩笑。所以这是一出蓄意的玩笑戏,是井文鸾揣着明白装糊涂、捉弄相公的一场夫妻间情事。《刀会》的演出,他又一次同样要表现出一种雄阔的气魄。关羽见到鲁肃之后,他又一次他进帐卸袍,绿靠出场。当双方的话题集中到了荆州之事上,我们才会发觉关羽已经陷于鲁肃的安排之下,观者的紧张情绪才被完全调动起来。而在此之前,戏里的表演是从容的,一切都很淡然。关羽刚出场时那一腔悲壮忧伤是有所掩抑的,他的英雄怀抱是含蓄内敛的,从他的脸上看不出过分的急切。他吩咐将船帆放下,缓慢行船以观江景。试想一下,这是何等情怀?孤身去赴一场来意不善的宴饮,普通人考虑的会是那个地方有没有伏兵?人家提什么要求?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当一个人心中有这么多忐忑的时候,还顾得上观景吗?当一个人赶着去考试,或者要去谈一笔生意,当他有一个十分明确并急于达到的目标的时候,他还有心观景吗?有一个词叫做"威而不怒",一个形象威严的英雄,不一定是眼中精光四射,高调激昂的。相反,当一个人心中焦虑时,反倒会四处张望,试图为自己找到一个安定的依据。关羽一开始就没有把此行的目的作为最终的目标,他把自己心绪的涵养看成是必须尊重的一件事。所以他让船慢行,他要观赏江景,水涌山叠,是涌动在他心中的风浪。真正的大英雄是不动声色的。《跪池》一出最终以苏东坡的告败而结束。戏中的陈季常与柳氏是一对有点令人出乎意料的巾生和五旦,我伸出手这是无关乎丑角的诙谐幽默。其实仔细想来,我伸出手现实生活中总会有一些磕磕碰碰与内中的某一个情节不谋而合。不是么?

  

《红梅记》中的贾似道是白面扮演。在这出鬼戏中,是呀,是要不再是女鬼和鬼判之间的形象的对比,是呀,是要而是正义、妩媚的女鬼与人间奸佞的对比。这种对比同样能够形成一种形式上的反差之美。人物角色的反差如此巨大,台上表现出来的却又是歌舞的和谐,就在这种冲突与和谐之间,昆曲完成了它对灵异之美的又一次展现。《金雀记》的《乔醋》,戒的你就戒演的是夫妻之间假装吃醋的故事。才子潘岳就任河阳令,戒的你就戒接夫人井文鸾来到任所。潘岳为官,头戴乌纱,因此是小官生扮演。井文鸾身为夫人,与《跪池》中的柳氏又自不同,身份要高贵许多。但他们的生活中也并不缺乏诙谐的元素,《乔醋》就是夫妻间的一场笑闹。

  

《牡丹亭》之所以至情感人,得这么彻底就在于其"生者可以死,得这么彻底死可以生"的理念。凭着至情这双翅膀,生与死在柳、杜二人的眼中不过就是一道可以跨越的门槛,没有什么了不起,阴阳之界于他们几乎是不存在的。反过来说,假如没有了这一番生死离合的话,我们便无从了解至情。

《牡丹亭·幽媾》演的就是杜丽娘的魂魄来寻柳梦梅。任何一个书生在半夜时分听到有人敲门的时候,,一支存货也没第一个想法恐怕都会是:,一支存货也没"来者是人是鬼?"但是柳梦梅不同,因为站在他眼前的分明就是画中人,就是他一声声叫下来的佳人。在这个敦厚书生看来,他宁可相信美人儿是他从画上叫下来的,这是他命定的宿缘,根本不会去想她是花妖还是狐魅,不会考虑她是人间女子还是来自地府阴曹。成为鬼魂的杜丽娘依旧静雅娴淑、清丽动人。所以,假如不知道戏名,不知道前面的情节,我们所看到的就是一场人间少年男女的和美恩爱的情事而已。在这出戏里面,杜丽娘的演法是不带鬼戏色彩的,只不过她的身份告诉你这也是一种灵异。《孽海记·下山》就是一出很诙谐的戏。我们曾经提到的《思凡》中的小尼姑色空,他又一次刚逃下山便遇到了小和尚本无,他又一次《下山》就是从小和尚本无演起的。小和尚本无,与色空的身世有些许相像,在襁褓之中就病病歪歪。父母请了算命先生推算,说他"命犯孤鸾",活不长久。无可奈何之下,父母将他"舍入空门,奉佛修斋"。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和尚也心事渐多,他想到人生易老,光阴易过,想要回家养起头发,讨个浑家,过一段神仙般的生活。

《琴挑》发生在一个"月明云淡露华浓"的宁静美好的夜晚,我伸出手可是书生潘必正却"欹枕愁听四壁蛩",我伸出手心绪零乱,难以入眠。寒蛩的鸣声使愁情愈深,仿佛"伤秋宋玉赋西风, 落叶惊残梦"。一片落叶,在这样一个静谧的月夜翩然落下,竟然可以惊断愁人的残梦!当今的人们还有这样的细腻婉转吗?一个人的深情也许是在爱情中被激发出来,但那深情的种子却早已隐埋于他的内心深处,哪怕只有一片落叶,都能使他对当年宋玉之悲有所感悟。《水浒记》的《活捉》就是对风情之美十足的展现。阎婆惜与张文远的相识是一个偶然:是呀,是要张文远路过阎婆惜家,是呀,是要无意间见到她美貌风流,于是借口找小娘子借茶上前搭话,这一番搭话就让阎婆惜的性命断送在宋江的刀下。成了女鬼的阎婆惜日思夜想张三郎,因此决定到阳间活捉张文远,与她到阴间团聚做夫妻。

《闻铃》之后的《迎像哭像》同样也展现了一种苍凉之美。当逃难终于结束,戒的你就戒唐明皇看到"蜀江水碧蜀山青",戒的你就戒他心中难以阻遏的情思随着不绝的江水中绵绵流淌。他一直在回忆马嵬之变,不断自责,简直是羞煞愧煞。他质问自己,"当时若肯将身去抵挡",未必六军就真敢直犯君王,再说"纵然犯了又何妨"?至少他与杨妃可以在黄泉路上"博得永成双"!事到如今,寡人"独自虽无恙",安然完好地回来了,但是以后的人生还有什么寄托呢?还有什么情丝呢?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想来想去,"只落得泪万行,愁千状",人间天上,此恨绵绵。一个帝王的爱情同样令人感到了悲凉与无助。《下山》又被称为《双下山》,得这么彻底因为在本无逃下山的途中与小尼姑色空有一段有趣的相逢。《下山》的曲词比较通俗,得这么彻底有不少民歌的痕迹。一个略带羞涩的旦角和一个天性率真的小丑,两个少年人的相遇,带着一种天生的欢乐,而他们相遇之后的对话就好像是一段民歌的对答。

(责任编辑:野旅)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
热点bet36体育国内不能玩吗_bet36娱乐666365.com_bet36体育滚球
随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