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烟呛了她,她扭过头劝我:"还是不抽的好。" 如今校园里流行一句话

烟呛了她,她扭过头劝我:"还是不抽的好。" 如今校园里流行一句话

2019-11-08 05:48 [神仙鱼] 来源:宁德网

  如今校园里流行一句话,烟呛了她,叫“千里马的价钱买了一批驴”。按韩非子的说法,烟呛了她,这才叫“伯乐的好学生”,而且可以估计的是,“好学生”的“好学生”,准比老师会买驴。

我是山西人。现在讲晋商,她扭过头劝主要是美化儒商,她扭过头劝好像读点孔子学点文化就能致富,那是没有的事。其实,致富是靠抠门,全世界如此。抠门是经济学的本质(economy的本义就是节约),它的意思是,该花的花,不该花的不花,什么都精打细算。“大红灯笼高高照”,后面就是抠门。我是研究历史的,我还是不抽小时候在中国读中国史,我还是不抽后来到外国读世界史,远东主要是日本史和韩国史。我得到了一个结论,就是用武力来占领别的国家,把别国人民当奴隶,镇压别国人民的意志,只能暂时收效,因为一定会有反应的,而最后一定得报应,报应来时,压迫者有时比受害者更惨。

  烟呛了她,她扭过头劝我:

我说,烟呛了她,一部帝国主义史,对内民主和对外侵略,从来不矛盾,有什么可惜。凡是没抢过别人的国家,民主水平都不太高。我说的“有志气”含义太广,她扭过头劝因为时间有限,这里只能讲几点。我说这些,我还是不抽没有别的目的,我还是不抽只是提醒大家注意,上面的荒唐,乃是层出不穷,绝不是一星半点,个别的偶然事件。它们和裁人正是出于同一背景(基本问题,还是我在《生活》上的文章所说)。这样的事再遮遮掩掩,它将祸及全国(像Sars一样)。

  烟呛了她,她扭过头劝我:

我忘了我说什么了,烟呛了她,大概说我不知太君会说中国话,他说他在大学学过中文。他只是执行责任,他以后再和我交谈。我喜欢从生活中寻找学问,她扭过头劝把学者认为不登大雅之堂的东西正儿八经当学问来做,她扭过头劝并且捏造过一点谁都不知道的学科名称,堂而皇之,拿它们当文章的题目。当年,读《吴三桂大传》我写过一篇读书札记,叫《汉奸发生学》,就属于这一类。

  烟呛了她,她扭过头劝我:

我戏称为“畜生人类学”的这门学问,我还是不抽其实是属于比较动物学和动物行为学的范畴,我还是不抽即很正经的学问。如奥地利人康拉德·劳伦兹(Konrad Lorenz,1903-1989年),他的着作就是代表作。1973年,康氏曾与其他两位科学家共同获得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他的系列着作,如《所罗门王的指环》、《狗的家世》、《攻击的秘密》和《雁语者》,近有中国和平出版社1998、2000年出版的中文译本,可参看。康氏把他从动物行为中观察到的现象运用于人类,认为这是人类自我认识的重要途径,对我启发很大,特别是他对攻击行为的研究。比如从对海鱼行为的观察,他得出结论说,“除非受饥饿的影响,它们只对同类的鱼发出猛烈攻击。我从未见到不同种类的鱼互相攻击,纵使它们天生都极富攻击性”,“猛烈的攻击行为几乎只出现在色彩鲜艳的种类身上”,就对了解我们的“窝里斗”很有帮助。还有,他的“烙印”理论,也对教育的研究很有启发。康氏的理论,曾引发道德风暴和理论非议,特别是他讲过,人类的好斗、好战和动物的攻击本能有关。有人说他是“爱因斯坦之辈的伟人”,也有人说他是“科学罪犯”。康氏的书具有科普性质,文笔生动,我爱看。

我先说第一个问题,烟呛了她,即高校要不要改革,烟呛了她,我说要改。但问题是谁改,改谁,改什么,怎么改,事情要讲个明白,不能糊里糊涂地改。比如杀贫济富,头疼医脚,这么个改法,我就不太赞同。改和改,可能根本不是一回事。你不能光把“改革”二字塞给我,就叫我五体投地,忠心拥护。过去,服务态度差的那阵儿,我去商店买奶粉,我说,同志,请你把这样那样拿给我,让我比较一下。他说,嘿,你买不买,不买走人,奶粉是吃的不是看的。这种一上来就让你别无选择的态度就不太好。过去,我们的说话习惯,是开口先讲,我代表什么什么,前提多大多大。我代表党中央,代表几千万党员,代表多少亿人民。你一上来先得掂量一下,哦,他可是上有领导,下有群众,代表现在,代表未来,该代表的他都代表了,当然只能喊“就是好”,“就是好”,所有人都会这么说。现在轮到改革,也是这么一件事。有些人说的改革,那只是个前提,内容怎么样,你就别管了。她扭过头劝2005年1月21日写于北京蓝旗营寓所

2005年1月22日写于北京蓝旗营寓所【附记】人类的性游戏,我还是不抽动物几乎都有,我还是不抽家庭婚姻形态也是如此。高死亡率,要靠高生育率来弥补,他们也讲“无后为大”。生育权压倒性交权,一窝一窝的孩子,都是我生的,这是天赋母权。雌虫母兽当领导,实在很多。她们性欲极强,百雄不敌一雌,往往“使无数英雄竟折腰”。在性交权上,也有绝对优势。一是采用专制主义,直接下命令,叫谁伺候谁伺候,借完种,就叫他滚蛋,甚至把男的咬死或吃掉。二是采用民主主义,实行竞争机制,叫这帮性奴隶,围她一人团团转,只有掐个你死我活,才有性交机会。比如蜂后,整个蜂群的妈,就是绝对女权。女人常说,男的都爱沾花惹草,不像俺们坚贞不屈。这话经不住推敲。因为男人沾惹的花草也是女人。这种误解导致了我们对动物的误解。反抗归反抗,其实还是男性话语。如上言公牛好色,就是人类的误解,而且可能是从家养种牛和母牛得出的错误印象,其实应该平反。因为据动物学家考证,“母牛在雌性动物中的性欲仅次于母马,母牛在性冲动上是不可控制的,它的阴道开始不停地肿胀,一路疯跑,一路不停地遗溺,如果面对的只是一头公牛,它会发疯般地冲上去,做骑上公牛状,并找机会靠近公牛的生殖器部位,直到公牛情欲发动,骑上母牛的背,并最终与之成功交配”,“有时一群公牛围住单个的母牛性交仅仅只是因为母牛的性欲要强得多,它需要那么多公牛提供服务”,事实上,公牛是“各种雄性动物当中性生活最为检点的稀有动物”。参看洛晋编着《动物之爱》,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年。烟呛了她,2005年1月24日写于北京蓝旗营寓所

她扭过头劝2005年1月30日写于北京蓝旗营寓所我还是不抽2005年3月10日。

(责任编辑:王传一)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
热点bet36体育国内不能玩吗_bet36娱乐666365.com_bet36体育滚球
随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