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沥青路 > "考虑什么哇!老赵呀老赵,你是我们报社里一匹千里马呀!这趟差非你去不可哟!" 你死我活地争吃抢喝

"考虑什么哇!老赵呀老赵,你是我们报社里一匹千里马呀!这趟差非你去不可哟!" 你死我活地争吃抢喝

2019-11-08 05:17 [型架] 来源:宁德网

  你死我活地争吃抢喝,考虑没几个钟点便下场了。倒不是说都吃饱喝足了,考虑而是因为锅中汤席间馍都被腾空了,留下一片恰似打劫过后逸马的摊场。大义不招呼,中途便走了人,个中原委在此也不再论了。需提的是那山山,十六七的大小伙子,立在门外始终没有进院。下午,鄢崮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歪鸡走出家门,一眼瞅着娃还在那里可怜巴巴地立着。这又回头,从大缸里取了临时藏下的几只蒸馍,打发他走人。倒不见得为他,只因为他家中有个残疾的老人,黑烂。

此话说到这里,老赵呀老赵便也不能不数落他大害的不是。说那大害他怎就忘了刚回鄢崮村的当天 晚上,老赵呀老赵他妈从坟里爬出来,托梦于他那凄楚场面?他妈说了两句暗语‘河边羞羞草,路旁碗 碗花’,其意不也就在告诉他,鄢崮村有两个灵秀的女子,黑女和哑哑。这两个女娃随娶谁 氏,老老实实过成家立业的日子,少和村中一班少年往来,也不至于跌下如今的大祸得是? 他妈又怕他不明,在空中给他又画了个米字,摆着手,意在要他甭犯在米字上头。他领着村 人劫了储备粮,果然出了乱子,纠缠出如下的事实,看是冤也不冤?,你是我们《骚土》第四十章(3)

  

唉,报社里一匹他妈哪晓,报社里一匹她儿生来就不是警觉的人,大大咧咧,一意孤行,将活人做了戏耍。悔 之晚矣,悔之晚矣!此事说来倒也不是迷信。在此却要告那有心之人:大凡活人,事事处处 得小心谨慎。既是晚间,魂游身外也得警惕。梦里有时告诉你白天里为你不明的未来之事。 你说得是?鄢崮村男女老少赶到县城已快端晌。叶支书识路,千里马呀这直接将村人领到城东的大校场里。进场一看人山人海,趟差非你去没个插脚的地方。但听说是鄢崮村的人来了,趟差非你去却不咋闪开一条路来。由哑 哑的车子前头打路,直拥到会场前头坐了。叶支书安排了两个民兵,一左一右护住哑哑,以 防她生出事来。那哑哑却不顾,从怀里掏出梳子,喜欢得没地方说去,一双黑琉球儿似的眼 ,看看这看看那,还大大咧咧地梳头。太阳照着她青春焕发的脸儿。

  

县上到底是大地方,考虑为开大会用木材专门搭了个戏台,考虑戏台周围的杆子上扎满了红旗, 风一吹哗啦啦乱响,架着高音喇叭。戏台上头,一个不相识的人屁股一撅一撅地讲话,声音 太大,听不惯的人一时还听不清干。他没说几句,便轮到鄢崮村男女老少无比熟悉无比敬爱 的季工作组上来讲话了。一看到他,那哑哑便激动起来,回过头,向乡亲们十二分欣喜地指 着季工作组,呀呀地学说着,意思是她认识他。季工作组神色稳重,气派很大,的确像是一 个大官。说话与在鄢崮村时完全两样,调子变得缓而且长,像是在他的嗓门上安装了个 床子。每讲一句便顿住,朝那高空远处凝望。鄢崮村人一开始还好生奇怪,纷纷回头看他望 啥,结果才明了是人家季工作组讲话的习惯。不过,这习惯在鄢崮村时却没有过。讲呀讲, 讲了两个多钟点,终于讲完了。前头讲话的那卖尻子的又上来了,老赵呀老赵讲了几句,老赵呀老赵人群便轰动起来。这时人们看见由西北角 走过一班手握钢枪的部队。接着是民兵押着十来号人过来,眼尖的人一眼便认出吕连长,下 来是大害等人。那大害被两个人架着,一个人压着头,不让他直起腰来,脖子里勒着一道喉 绳,害怕他胡喊叫。后面紧跟的是大义、歪鸡等一帮弟兄。村中亲人一看到这,忍不住呜呜 地哭成了一片。

  

这班人在戏台下头立好。该撤的人便撤下来。这时,,你是我们大害虽有两个人押着,,你是我们但他仍是倔 着要将头扬起来。结果他竟真的挣脱了几个军人的手,立直了起来。歪鸡那贼也是死犟,跟 着扬起头。

人群里头也是,报社里一匹叶支书几人单将那哑哑治不住。哑哑疯着抢着要出去。大害看见哑哑这 头,报社里一匹眼睛一发瞪圆,直朝这边使劲。戏台上很快就宣布完了。一班部队又围上去,将人押了 下去,惟独大害留了下来。押人的时候,只听见歪鸡想喊叫一句什么,被民兵们拥上止住, 没喊出来,押上走了。人群里头木老汉哭着说∶“这贼娃,啥时候了还硬得想咋!”结婚那日,千里马呀这一村人倾巢出动。你说像邓连山这样的身份谁人不想巴结?前院后院,千里马呀这忙成 一糊摊,吹打喊叫了一日。天黑时,揭开盖头,芙能才第一次看见自己的男人有柱。有柱生 得富态,膀宽腰圆,眉粗目大,模样又善,她一看便心放肚里。耍房的人也规矩,没有人敢 吹灯熄火乱摸乱揣,看时候不早便先后走了。

窑里头剩下新郎新娘男女二人。这是冬天,趟差非你去炕里的热气将花红缎面的新被新褥烘得暖暖 和和。有柱坐在窑那头的八仙桌旁,趟差非你去拿一双馋猫眼子看她。她尽管背对着他,但也觉摸着了 。她照她妈说的,拉开被子,盘腿坐着等候。有柱端坐着,考虑不动也不说话,考虑两个人静悄悄着。直挨到半夜时分,她等得不耐烦了,将 妈的话撇在一边,自己先脱了睡下。闭上眼,听着有柱踌踌躇躇地上炕,地脱衣, 钻到他自己被窝里。又停了阵,她觉出有柱伸过手来摸她的脸。她大气不敢出,等着看咋。 又等了几个时辰,她实在是等不得了,真睡着了。睡梦里头仍觉着有柱这一夜隔着被子在她 身上这儿摸摸那儿捏捏,究底没有揭开被子去近她的身子。天亮时,她看有柱仍在睡实,心 里还感激不已,以为有柱是心疼她。

接下来一连几日,老赵呀老赵有柱仍是这样,老赵呀老赵白日睡觉,晚上这儿摸一摸那儿揣一揣的,从没说胆 子稍大一点,弄得她不知如何是好。一日夜里又是如此。她一急,豁出个雪白溜圆的女儿身 子,蹭到有柱的被窝里,随他看咋拾掇。有柱也许在逗弄女人性起方面是一把好手,,你是我们接舌就乳,,你是我们摩胸抚背,揉得她浑身汗湿,下 面那地方直是汤烧火燎得难忍,到要命处扯住有柱只是要来那事情。有柱上来丁丁当当一阵 扑腾乱撞,下面就是不见动静。慌张间,伸手寻摸,一片空荡。心下一奇,推开有柱,点着 油灯揭开被子,有柱紧藏慢躲还是被她看见。哎哟!有柱那物几乎等于没有,小得像指头肚 儿一般。

(责任编辑:北碚区)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