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分忧 > "作党的工作嘛!"我回答。 听到聂小妹和陈佳的名字

"作党的工作嘛!"我回答。 听到聂小妹和陈佳的名字

2019-11-08 04:51 [IN] 来源:宁德网

  听到聂小妹和陈佳的名字,作党的工作对万丽来说,作党的工作既出乎意料,又应该是在意料之中的。聂小妹援藏三年回来后,万丽曾见过她一两次,高原的艰苦生活,使她整个人的形象都改变了,本来很清秀的脸,现在变得十分粗糙,两坨高原红永远地挂在她曾经白皙的脸上了,说话的嗓音也变了,聂小妹自己还说,她不仅外表变化大,医生说她的心肺都比从前大了许多,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她的眼睛,她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坚不可摧的进取精神,依然如故。如果不是那一次党校发言的原因,她早就留在省级机关,也恐怕早已是副厅以上的干部了,现在把她放在南州副市长的候选人中,也是理所当然。陈佳这几年更是凭着她的出众的才能把工作干得有声有色,更何况她还有着“老人家”这棵大树,残酷的命运,又把这三个人一起放到火上来烤了。

耿志军终于不耐烦了,嘛我回答说,嘛我回答万总,对不起,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绕口舌,河西的地,他向一方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他呢,我还想追加百分之十、变成五五开呢,但是既然他先提出来了,我也就不趟这浑水了,大家都别想入非非,就按照原来谈的,不能再让步。万丽见他软下来谈具体的了,她的口气也就软了一点,就事论事地问,为什么?你有什么想法?一下子耿志军的口气又硬起来,不为什么,当初周总这么谈的,就这么定的。万丽道,这是按既定方针办吗?耿志军说,不是按既定方针办,是根据实际情况,怎么对我们有利,就怎么办!河西地块,当初争取得来,周总可是耗尽心机的,更何况,那块地的前景,相当地好,这是有目共睹的,这时候把到手的好处拱手送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万总与向一方之间,有什么私皮夹账的事情呢。更何况,作党的工作万丽的文章一开始就受到那样的重视,作党的工作一下子显示出她大大超越余建芳的优势来了,余建芳来市妇联好多年了,和市委向秘书长,也见过好几次,一起开过会,聊过天,但向秘书长心里,根本就没有留下她的一点点印象,万丽才写了两篇文章,向秘书长就来打听情况了。余建芳是个克制自律的女同志,从来不放纵自己的感情,这时是到了伤心处,泪水哗哗地流淌下来。万丽却是有嘴无心,她也并不很了解余建芳的过去和这些年的经历,只是觉得余建芳小心眼,就直话直说了,想不到余建芳哭了,她倒有些手足无措了,但想想是余建芳先来惹她的,她没有科长的胸怀,她也不必去跟她道歉,两个人就闷着不说话了。

  

挂断叶楚洲的电话后,嘛我回答她又给耿志军打了个电话,嘛我回答告诉他城东地块的用途报告规划局已经批下来,下个星期就开始做招标的准备了。就在她打电话在过程中,伊豆豆进来过两次,看到她通电话,退出去,过一会又进来,又退出去,等到她打完了该打的电话,等伊豆豆进来,伊豆豆却又不进来了,万丽不知道伊豆豆有什么事,便把电话打到办公室,办公室说,伊主任出去了,也没说上哪里去了。挂了电话,作党的工作发现林美玉已经上床了,作党的工作背朝着她,知道林美玉情绪不高,万丽也没再和她搭话,躺下来,刚要拉灯,林美玉却一翻身坐了起来,盯着万丽看了一会儿,说,哎,我搞不明白,为什么你每换一件衣服,人家都说好看?说完了,又一翻身,不理万丽了。万丽拉了灯,睡不着,一时间思绪很多,眼前的这个林美玉,又使她想到了陈佳。陈佳和林美玉,是完全不同层次的两个人,林美玉做出来的这些事情,陈佳是绝不可能做的,林美玉说出来的一些话,从陈佳嘴里永远也不可能听到,但是万丽又分明感觉陈佳身上也有林美玉的某些气味,只是她一般不表露出来。但是最近一阵,陈佳变了,好像时时处处,大大小小的事情上,都在和她比高低,争输赢,万丽虽然觉得这样下去很没意思,但她却回避不了一个铁的事实,那就是宣传科科长的位子。此时此刻,万丽反复问自己,要是这一回,不是余建芳来坐,而是真的让陈佳扶了正,她的心态会变得怎么样?她不敢想这个问题,虽然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但只要一想到,万丽的心就会抖起来。挂了电话,嘛我回答聂小妹直盯着万丽,嘛我回答说,毕业典礼你赶得回来吗?万丽这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身担的责任,愣住了。聂小妹说,还有三天就是毕业典礼了,你就算赶得回来,发言稿也来不及写了。万丽哭着说,我不发言了,我不发言了。聂小妹说,你想好了?万丽心乱如麻,不说话。

  

挂了电话后,作党的工作万丽立刻把规划部的李部长请过来,作党的工作了解了一下河西那块地的情况,万丽权衡了一下,觉得向一方的建议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前边既是周洪发谈的意向,没有特别的理由,她也不应该出尔反尔,何况,以万丽目前的情况来看,资金是她的头等大事,最好是少投多赚,向一方提出开瑞追加投资,正中了她的心思,河西的开发,等到资金的回收,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万丽等不及,既然等不及,万丽答应开瑞的要求,于人于己,都是有利而无害,更何况,还摆着向问那一层的关系,万丽更没有理由拒绝。挂了电话后,嘛我回答万丽心下难免有点疑惑,嘛我回答每个班只能选一个人的事情,应该是轮不到她的,万丽在这个班上,各方面的情况综合下来,最多也只是个中等水平,不算出众,全省十二个地级市,推选到这个班上的年轻干部,哪个不是出类拔萃,哪个不是栋梁之材?更何况,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已经在处级或副处级的岗位上干了好几年,要经验有经验,要关系有关系,万丽来党校前才刚刚提到副处级,还没有干过实质性的副处工作,说什么也不应该轮到她呀?万丽不知道这件事情和那天与大秘见面有没有关系,想问问康季平,但知道康季平还在医院住着,无法给他打电话,整个下晚儿,心里都很不踏实,渐渐地,渐渐地,就有了一种感觉,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康季平了,又很担心康季平的身体,他的肝脏到底是怎么回事,喝酒怎么会喝成这样,想到了喝酒,一下子又想到孙国海,心里顿时一惊,审视着自己内心深处,怎么对孙国海的关心远远不如对康季平的牵挂?天虽然已经热起来,万丽却为自己内心深处的某种变化惊出了一身冷汗。

  

关于进步的谈话,作党的工作在万丽和孙国海这里,作党的工作总是进行不下去,两人的基本观点不同,就谈不到一块去,如果再往下谈,必定又以生气告终。当然,也只是万丽生气,孙国海没有那么多气可生,他活得滋润得很,进步不进步,孙国海觉得,只要自己认为自己是进步的,就行了。

关于宣传科科长的位子,嘛我回答最早的消息,嘛我回答是伊豆豆透露给万丽的,那是初春一个星期天的早晨,万丽刚刚起来,还没刷牙洗脸,伊豆豆就来敲万丽的门,万丽一开门,看到伊豆豆灿烂的笑脸,敏感的她忽然心里一惊,紧接着心就乱跳起来。伊豆豆注意到万丽的表情,立刻收敛起笑容,说,万姐,你可能误会了。万丽的心一下子又掉落下去,几上几下,已经弄得魂不守舍了。任凭着伊豆豆自顾自跑进她的家,自己拿出拖鞋换上,自己倒水泡茶,她只会呆呆地看着伊豆豆。伊豆豆说,早上吃的大饼油条,口好干,让我喝饱了水再说。万丽把这个情况及时告诉了叶楚洲,作党的工作叶楚洲问万丽自己的想法,作党的工作万丽说,我的想法有用吗,在这两个人手下工作,还轮得到我有想法吗?叶楚洲却说,我的看法恰恰跟你相反,正因为这两个人协调不起来,你的作用就出来了。万丽说,我怎么起作用,决定权不在我手里。叶楚洲说,莱特要投资的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赵一行和刘立权能够决定的。万丽立刻听懂了,想了一想,问道,你觉得,闻舒会支持吗?叶楚洲说,我要是觉得闻舒不能支持,我会把莱特带来吗?

万丽搬到文印室上班了,嘛我回答收发文书小丁告诉她,嘛我回答这一阵单位里大家都很忙乱,正在紧锣密鼓准备迎接不久即将到来的中央首长视察,万丽也只是听听而已,这工作与她关系不是很大,最紧张的是金美人,一天到晚就听到她的脚步声噔噔噔地在走廊里噔过来噔过去,嗓门也一日大过一日,脾气也一日躁过一日,也有看不惯她的作派的同志,但也只能在背后皱皱眉头。万丽半天也没有回过神来,作党的工作伊豆豆怎么回事,作党的工作这个老秦又是怎么回事,两个人玩的什么花招,使的什么拳脚?老秦说过之后,就眼巴巴地看着万丽,等着万丽的回答,万丽心里,却打着鼓,乱哄哄的,理不清楚头绪,只是老秦那眼巴巴等着万丽给答复的样子,让万丽哭笑不得。万丽怎么能跟老秦说,你放心,我的办公室主任肯定是伊豆豆了,即便她已有了这样的把握,时机不到,她也得咬紧牙关不吐片言只字,这是规矩,按道理,老秦在机关工作也不是一年两年,这规矩他应该懂,难道为了伊豆豆,他就没有了规矩?老秦没有得到万丽肯定的回答,走的时候,显得十分失落沮丧。

万丽被逼到墙上了,嘛我回答支支吾吾地说到许大姐,嘛我回答又勉勉强强地提到了戴部长,在万丽说话的过程中,向秘书长始终微微笑着,虽然万丽说得支支吾吾,结结巴巴,但向秘书长却听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等万丽说好了,向秘书长说,小万,想不到你也会当说客了。万丽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向秘书长的脸色却一下严厉起来,毫不客气地说,小万,你才进机关几天,你懂什么机关的规矩?万丽的脸一下子由红转白,僵在那里了,这是万丽认得向秘书长以来,头一回见向秘书长用这样的态度对她。向秘书长继续严厉地说,记住了,只有这一回,以后,你少搅和,尤其是机关人事方面的事情,没有你说话的份儿!向秘书长虽然严厉,但万丽明白他是出于对她的爱护,向秘书长说得对,她才进机关几天,她有什么资格搅和这些事情?这么想着,心里的一点点委屈也就消了。万丽被她说穿了,作党的工作倒觉得自己是有点小肚鸡肠,作党的工作正如康季平说的,只许别人对自己好,不许别人对其他人好,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一个小心眼啦?万丽红了红脸,说,我说不过你,不跟你说。伊豆豆道,你不跟我说,我还偏逗你说,你也是个苦命啊,一个陈佳就能让你坐卧不宁,现在又来了个林美玉,又够你喝一壶的吧。万丽说,你怎么像个包打听?伊豆豆说,咦,我就是机关里有名的包打听嘛。万丽说,林美玉跟我没关系,几天以后“五艺节”结束我们就拜拜了。伊豆豆说,但愿你万小姐要能够高高兴兴顺顺利利地熬过这几天啊,好吧,你不肯说,我替你说,你呀,明明瞧不上林美玉的行为,却还要酸她,自己想做,又做不出来,风头就叫她占了去。万丽目瞪口呆,也不得不佩服伊豆豆的精灵古怪,什么都逃不出她的眼睛,什么也瞒不过她,既然如此,万丽干脆就把心里的气话说出来,我看不惯她那种作派,吹牛拍马,实在低级得很,可领导还偏偏很受用,你有什么办法?怪只怪那些领导,有眼无珠,只往低处走,不往高处看。

(责任编辑:芙蓉女)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
热点bet36体育国内不能玩吗_bet36娱乐666365.com_bet36体育滚球